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影日kagehina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longtime

ç:

办公室里堆积如山的礼物,一个毛绒袋鼠露在外面的脑袋像是在求救,许魏洲烦恼的盯着看了一会儿后噗地一声笑出来。


“明天就要清空了,你快看看哪些要拿走。”李昊敲敲门催促着他。手上两本厚厚的杂志是今天刚刚送到的。接近年底,杂志拍摄还剩下最后一个。


“昊哥。”许魏洲叫住要出去的李昊“车几点来?”


“你说搬家的还是?”


“我说拍ellemen。”


“差不多3点半。叫外卖吗?”


“叫吧,我饿了。”


工作室逢搬家,好几天没打扫地上积了些灰,新穿的运动鞋很快就有点脏。李昊临走提醒他出门前换一双。


许魏洲翻箱倒柜,当那鞋子从鞋盒里掉出来的时候,他有些难以置信。


“还在啊......”


那还是拍上瘾的时候买的。黄景瑜在一边给他不停提意见,试了好几双才买下来,一行四人,另外两个都等的不耐烦了黄景瑜还在“这和裤子不配。”地皱着眉头。


记忆翻涌着像午后空气里腾空的灰尘,久久不落地。事到如今或许是年纪增长了,他很少穿帆布鞋,随手把鞋子往旁边一塞,选了另一双。


毕竟一会儿后就要见到的人,没必要再强调什么。


 


李昊和杂志社十分熟悉,和许魏洲两人早早就到了,坐在窗边和造型师聊着天,从花店二楼的飘窗看下去,正好是热闹的街道。


“圣诞有什么安排吗。我们杂志社有活动。”


“还没定,你先通知我。”李昊商业性质的交谈在许魏洲脑子里嗡嗡作响,吃过饭后整个人提不起劲,只是打着哈欠想睡觉。


“景瑜到了,可以上妆了。”


门口娇小的女生助理声音惊醒了昏昏欲睡的气氛,身后跟着一个高大的男人。


许魏洲想要开口打招呼,却停住了。


“洲洲。”黄景瑜突然叫许魏洲,过了这么久他还是叫不出他的全名。


 


第三年。认识整整第三年。彼时风声鹤唳早已经淡出人们的视线,没有恶意炒作很少有人再提起当年的封杀。各自有了演艺的道路,除了电话微信,少有机会见面。


要知道,有些事,不看着对方的眼睛,握着对方的双手,难以表达千万分之一。可是天气这么冷,一旦把手缩回去了,谁还有勇气再伸出来。


 


许魏洲点点头,从哪里站了起来。


每天忙于工作,也好在是忙于工作,没时间胡思乱想。把记忆和感情压缩在身体中黄景瑜已经用了全部的力气。只是这力气忽然显得白费,他盯着许魏洲的侧面,压缩到极限的感情断裂的声音透过了嗓子拼命想诉说。黄景瑜找出手机犹豫着是发微信还是短信息,却在许魏洲错身而过的瞬间不假思索的说出口:


“我想你了。”


声音不是武器吗?若不然怎么会使人发痛。


许魏洲停驻在他旁边,也不转身看他。太阳落山前,时间在秋日午后无限拖延,秒针在手表上顺滑的转动,不发出任何声响。许魏洲攥紧了拳头。不知如何回答。


 


 


 


明天删

评论
热度(20)
  1. 影日kagehinaç 转载了此文字
©影日kagehi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