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水到渠成

好看

免丶:

七年 重逢 RPS预警




BGM:致姗姗来迟的你


 




++++++++++++++++++++




 


–“我打算单身到三十岁。”


 


2024年,Krist结束了和GMM的合约,不再续约。


他本来就像只自由自在的鸟,觅个顺眼的树桠筑了巢,为所有鲜亮的小果子歌唱,就算被雨水砸了满头也可以抖落一身水露重振旗鼓。风刮掉了巢飞到别处去便罢了。


Krist在演完sotus系列后一如他所说再没出演过同性剧集,就算偶尔不过也只是个插科打诨的配角,连彩蛋都不算的酱油角色。公司倒没亏待他,只或许总差点机遇,作品不少人却始终不温不火。最初几年还会不平,时间长了好像也就慢慢释怀。Krist觉得自己像温水锅里煮着的那只青蛙,煮着煮着麻木了,反而修炼成精。


只是不想再继续下去了。在圈里待了那么久,纵使他自认还保留住了性格里的大部分,心却老了。公司里总有一批又一批年轻的后辈进来,脸上带着和他当时相似的羞涩和稚嫩。没事做的时候Krist有时会在公司待上一个下午,看他们玩笑打闹,对着直播镜头似真似假的对白,会让他想起那个人,自己也曾真情假意地与之博弈,只是最终没了下文。


或许上年纪了会开始回忆过去,妹妹说自己是初老症患者,将近而立算能勉强触到中年的门槛吧。


于是在离合约到期还有半年时便下了决心,青蛙蹦出了锅。






(1)




“知道了妈,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下周就去看你。”


天下的父母好像都一个样,无论自家孩子长到几岁似乎永远笨手笨脚生活无法自理,父母有着充满爱意的担忧眼神。


明明他一个人住已经很多年了,要有很多朋友才不会寂寞的Krist被他留在了二十三岁。


“嗯嗯,我就是想给自己放个假嘛,搬到清迈换个环境,想想自己以后做什么。”


Krist歪头夹着手机耐心听着母亲的絮叨,怀里超市的环保纸袋满满当当装着新鲜水果、一整只烤鸡和两大罐酸奶。纸袋一边热一边冷,还有令人愉快的香味从里面逸出。Krist充满希望地吸了吸鼻子,腾出手指按了电梯的上行键。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了,Krist视线里只看到一双男人的皮鞋,他低着头走进去:“麻烦了,十一层。”


身边人没有动作,Krist顺着修长的手指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嗷,P!好久不见!”


久别重逢,对于避免尴尬这事Krist向来是得心应手的。他扬起个大大的笑容,夹在肩颊之间的手机差点滑脱。


相比之下Singto似乎没那么从容,脸上一闪而过不措然的神色,下一秒弯下了身子。


重新出现在Krist视野的脸上干干净净,只剩恰到好处的笑容。Singto把那个不慎滚落的大橙子放回Krist怀里,顺手帮他抽出已经挂断通话的手机,微凉的指尖在Krist脸颊上留下一个极轻的触点。


“这么久不见,怎么还是这么毛躁。”把手机推进Krist胸前口袋。


略带温热的手机在胸前压着,沉甸甸的很有分量。


Krist眯起眼睛笑,神态依然像只吃准了铲屎官面严心软的猫,“没事,不是还有P救场吗。”






(2)




直到两人都在走廊尽头停下来,Krist意外地扬起眉毛,“这么巧的,P原来住在我对门啊。我前两天刚搬过来,那以后也要请P多多关照喽!”


理所当然的语气却半点无法让人生厌,这是Krist独特的魅力。Singto恍惚想到初定主角的那天,那个穿着和他相同的校服衬衫绿领带的男孩子也是这么跟他说着伸出手来,让他坠入个迷迭的美梦。


潜意识里警钟大作,Singto应和着巧合,心不在焉地感叹命运。回过神来对上那人半分嗔意的目光惊觉自己的冷淡,不由许下转头就会后悔的承诺。


“来这里散心的话,清迈我还是熟的。”


落荒而逃。


关门落锁的动作Singto可以断定是狼狈的,从遇见Krist开始自己就方寸大乱,这或许是个魔咒。


或许是自己太缅怀过去,今日乍见熟悉又陌生。和记忆中不同的是消了圆润变得利落的颌线,体脂比匀称的身体出落出成熟男人的轮廓,大学毕业后又窜了窜的个头停留在夹脚拖鞋比皮鞋高出半个指头这样微妙的高度。


因为自己在营业期都不在意这点,Krist穿着厚底鞋肆无忌惮地搂自己肩。个别姑娘一脸绝望叫着逆了逆了,都还像是昨天的事。


沉溺过去的,只他一人就够了。






(3)




住对门,被骚扰也是理所当然的。两人的交际重新频繁起来。


此刻赖在Singto家沙发上的Krist也是那么合乎情理。


Singto把最后一个盘子放进沥水架,往一杯橙汁里多加了半勺糖浆拿出去递给沙发上的人。


Krist道谢着接过,圆润的脚趾在拖鞋里不安分地动了动。


“P'Sing知道附近哪里有好的咖啡店吗?”


“打算开店?”Singto从Krist那得知他给自己放假半年思考未来,想起来也是已经很久没在电视上见过Krist的身影,怪不得只记得回忆里那张圆脸。


“嗯,请几个帮工应该开得起来,人脉也够打打广告。”息影的Krist早把大学那些专业知识忘了个精光,要说剩下最有用的大概就是Krist哪都吃得开的性格交下的朋友。


Krist用铅笔头挠了挠下巴。


“P你眼光好,带我找几家参考参考呗。”






(4)




Singto在做摄影师,前几年做风景杂志专栏,背个相机国内国外到处跑。这两年另找了时尚杂志定期给模特拍照,偶尔也接私人约拍,便定居在清迈。


Krist要他推荐咖啡店,他便真把之前去过的咖啡厅罗列出来,按风格和位置分了类,一间间带人去看,为了帮Krist收集材料还带上了相机。


旱季的清迈,在大街上行走并不惬意。Singto的推荐很多在静谧的巷角副街,Krist跟在Singto身后走街串巷,街边绿植垂落的阴影带来无力的清凉。


Krist看着Singto被相机包勒住的肩洇出汗迹,而那人仿佛一无所知,心里像蚂蚁爬过般的痒。


终于不再克制欲望,伸手拉住Singto手臂。


“P我有点渴,去买个饮料,你要喝什么?”


Singto看到不远处的自动贩卖机,“浓缩咖啡。”


Krist应下却向反方向跑去,一会不见了踪影。






(5)




“P。”


Singto一激灵,这才从清迈午后的昏昏欲睡中清醒过来,他择了路边咖啡店伞下椅子坐,不知觉竟然打了个盹。


脸上沾了点杯壁上凝的水,他接过咖啡,又接过Krist笑着递来的纸巾。


“P'Sing犯困的样子真像个小老头啊。”


“哦咦Kit!”下意识地轻斥顽皮弟弟的调侃,一如往常,却是重逢后第一次这么叫Krist。


是还在醒觉的迷糊吧。两人之间突然陷入个微妙的沉默。


午后细雨悄悄来临了,这个季节降水很少,让两人都没有防备。Singto没多想地抓住Krist手腕把他往遮阳伞里拉,看到他手里杯壁上熟悉的绿色塞壬女妖,才后知后觉地看了手中咖啡一眼。


特地多费了十分钟就为跑去买咖啡,Krist可从不是对咖啡有这等追求的人。


冰的浓缩咖啡摩卡,Singto吸了一口感觉巧克力的甜味在唇舌间淡淡地停留。


是他一直没变的最爱。




“P'Sing很累吗,黑眼圈出来了。”Krist毫不在意被他抓住的手,空着的手抬起来指头在Singto黑框眼镜遮挡下的眼睑点了点。


看着那人仿佛洞悉一切却又不说破的眼睛,Singto的声音带了点懦弱,心里小人自暴自弃地举起就范的双手,“Kit……”


握住人手腕的手忘了松开。说不准那人就是塞壬海妖变的,只是手段变得高明了,不用歌声便能让他迷恋、无法自拔。






(6)




「晚上过来吃饭吧P,一个人吃饭很寂寞的。」


刚回到家,Krist的讯息便传到了。


Singto冲过澡,换上总被人戏称为老头衫的棉质短袖,踩着夹脚拖鞋浃一身水汽去了对门。


对面门留了小缝,Krist在厨房忙活,很快端出了简单的两菜一汤。


附加甜点是楼下小店卖的蜂蜜煎饼,在微波炉叮过一圈热乎地散发着香气,咬在嘴里有着让人沉醉的酥软。


Singto觉得自己快没救,明明Krist会的做法不多,做出的菜色也不是什么御宴珍馐,可短短半月自己的胃就已经到了对杂志社工作餐处处挑剔的地步。


餐后Krist拿了一扎水果茶出来给两人各倒上一杯,算是进入闲聊阶段。


杯里的柳橙片、百香果粒和西瓜块被吸管戳得浮浮沉沉,像个色彩斑斓的夏天。


Krist开口和Singto说,“我要回曼谷一周。”


水果茶太酸了。






(7)




消息来得突然,隔天Krist便走了。Singto送他到机场,看他轻装上阵只背了个包,确实像马上就回来的样子。


再回家,隔壁又空了,跟没租户时一样安静。


Singto感受到Kongphop望着对面公寓等待学长出现在阳台时的心情,突然对自己多年前饰演的角色有了几分同病相怜的同情。


明明之前那么多年没见那人,自己也是平静的。果然人都贪心,得到了更多,就更舍不得放开手。


幸好Krist没有转头把他忘记,工作空余打开手机总能看到一两条来自Krist的消息,用一贯漫不经心的语气说着话。那些小事无关有多少说的必要,只有关他是否在那一瞬间想到。


这让Singto养成了得空就看手机的习惯,明显得杂志社的同僚都发现了,调侃他是不是有了另一半。他笑笑,不承认也不否认。他们俩的关系也像这样,停留在一个模糊不清的暧昧地带。Singto想越前一步,却又害怕是自己多心,那人对朋友一贯体贴,对身边的人的依赖他也是知道的,因为自己就曾为此想入非非,差点动了犯错的念头。


不能因为现在Krist是单身,就再次会错了意,那便很有些不知好歹了。


Singto压抑着心头恣意生长的藤蔓,任它把自己胸口裹得透不过气,面上却不露端倪。


来往的简讯里,他依然是个分寸得体的哥哥。






(8)




杂志社周二周四工作,剩下的工作日接约拍,Singto把休息日调得和其他上班族一致,是个爱给自己设定一堆条条框框的人。


小心变成“被卡住的方头狮”哦Sing团先生,Krist很久前似乎这么说过他。当时Krist正在看几天前去台湾时在宾馆电视上看到的台剧,他在网上找了半天泰语字幕的资源,然后为这部剧熬了好几天夜。


为什么总是印象深刻呢,与这个人有关的细枝末节。


Singto在整理照片,至少有个令人欣慰的改变,他的私人收藏终于不再停留在那个稚嫩的圆脸。


电脑不是储存记忆的合适载体,Singto有一本厚厚的相册,他把照片调好打印出来,隔页纸将它们妥帖地保存在黑底上,像一个个沉睡的美梦。


这一本子的,只属于两个人,目前还是一个人的秘密的美梦。






(9)




Singto已经很多年不过生日了,像台下一堆人围观,充斥着快门声的生日。


今年却又比一般生日特殊一点,过了这一天,他就和二字头的年龄挥手告别了。


于是他决定回曼谷看看父亲,给Krist发了消息,心底微薄的希翼也是或许能见他一面。


虽然还不到一周,Singto却觉得已经过了很久了。


但Krist迟迟没有回复。


大概是太忙了,Singto不太衷心地安慰自己,却又冒出个惶惶的猜测来——Krist是不是察觉了什么,要不动声色与他疏远,好温柔地打破他的妄想。


Singto自认掩饰得不差,可在Krist眼前,他总觉得自己从没当过演员,不然怎么会让Krist总露出洞悉一切的眼神。


患得患失优柔寡断,还没开始恋爱,Singto已经把这些症状犯了个十足十。


于是他去拜了佛,陪着父亲吃完午饭,又仓促地逃离了这座有Krist的城市。


飞机落地,打了计程车回家已是傍晚,进门前对门门缝漏不出灯光来,Singto反手关门落锁。


风吹起素色窗帘露出窗外万家灯火,但不是他的。独身一人那么久Singto早该习惯和寂寞为伴,他忘了开灯坐在沙发上,眼睛酸胀便取下眼镜,手指被指环勒得胀痛便把戒指挨个转着圈取出来,心里空着却没东西把它填满。


一直坐到暮色四合,肉眼看不清屋内陈设。Singto打起精神来,开了灯走进厨房给自己煮一碗清汤挂面。


总能习惯的,不过是从头再来,更艰难一点罢了。


Krist身边从不少朋友,他不过是个亲近却并不亲密的哥哥,一直都是。


不该多想的,只是感谢搬到对门这个巧合,让他白得几天美梦。






(10)




门铃响起时Singto差点被消毒柜里取出的碗烫了手,转瞬脆响碗变成飞溅的碎片。


门外的人迫切地敲起门,Singto暂撇下一地狼藉。


“Kit?你怎么回来了?”


Krist双手空空站在门外,嘴角上扬成盛得下一掬蜜的弧度。






(11)




Singto站在厨房推拉门旁,感觉手脚不知往哪放。Krist利落地扫起满地碎片用黑胶袋装好,嘴上说着Singto的莽撞却没多少责备意味。


“P你就吃这个啊?”


Krist揭开锅盖看到里面糊成一团的挂面转头对Singto皱眉,Singto讷讷地辩解,却嗫嚅了,“就……本来刚好的,没捞起来放久糊了。”


Krist把肩高高一耸,又塌下来,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端起锅走到垃圾桶边,毫不犹豫地倒掉了。


“寿星怎么能吃这个,我再给P煮一碗,你先坐一会吧。”


Singto从Krist无奈的口气中听出丝纵容意味,藤蔓又冒了个小芽在他心尖上挠着,他忙僵着身同手同脚地走开了。






(12)




一碗清汤面,面丝筋道,上面盖着几片肉和白菜,看上去比糊在锅里那坨强了不少。


Singto恼于讲什么都觉唐突没话题开口,索性埋头苦吃,暖场向来是Krist的拿手活,但他也只是低头刷着手机不发一言。


气氛古怪,Singto吃得比平时还快些,面很快见了底。Krist放下手机起身把碗筷收走,反客为主却没人计较。


走回来见Singto还呆坐在餐桌上,坐下来叹了口气,手肘撑着把下巴搭在手掌上。


“P,什么时候才能承认你喜欢我呢。”


又出现了,这种Krist惯有的自信神情。







(13)




“之前一直不懂几年前P为什么不辞而别,明明我们的心思都已经暴露无遗了不是吗?这么多年反而越来越不确定了,我怕P变了、放弃了。只好买下每期杂志,成月成年地订,看你又去了哪里。话说起来,P'Sing突然辞职害我白多订了大半年,算是便宜杂志社了。”


Krist看Singto诧异的表情像看着一张面具在面前破碎,心里有痛快的快感。


“不过P改拍模特之后我就再也没看过了。”


不想看他目光停留过的那些服装华丽的人,想象透过镜头他们的目光交汇,Krist感觉不到分毫愉快。


“我一直知道P'Sing在清迈,P还觉得我搬到你对面是巧合吗?我托了好几个朋友才打听到你的住址,又怕我的身份给你带来麻烦没敢来找你。合约到期,我就迫不及待地来了。”


要另谋生计是真的,巧合是假的;要开店是真的,未来的规划里有他也是真的。


“P记得你以前说过一句话吗,不管是不是真的,我信了。”


“你说你要单身到三十岁。那从三十岁的第一天开始,和我在一起吧,Singto先生。”






Fin.




+++++++++++++++




※方头狮出自动画短片系列《米各说》,寓意引用自电视剧《我可能不会爱你》。






番外s视角往事《追本溯源》

评论

热度(225)

© 影日kagehina | Powered by LOFTER